暴走系金丝雀

盐甜系脆皮鸭写手
💛是个想住进你心里的流氓混蛋🔫

[轰出胜]雄英1-A班史上最恶修罗场事件

*烂大街的灵魂互换梗\原著背景\OOC

*轰出胜大三角修罗场不喜慎

*先不剧透表绿谷、表轰、表咔酱的里灵魂,总之大混乱诶嘿/////

*(有轻微上耳情节)

 

 

 

 

 

 

 

 

绿谷出久恢复意识时就觉得身体比往常沉重许多,确认了一下现在四肢还可以活动,地点还是在1-A。他晕倒前的记忆还停留在雄英的安保系统被死柄木他们的黑客恶意入侵,本来以为他们是来雄英宣战的,结果对方就来了一个人。其个性可能是「迷()药」,但就目前情况,应该是把他们弄晕后又什么都没做就走了。

 

他让自己尽量冷静下来分析现状。

 

“啊————”八百万小姐姐嘹亮的一声尖叫划破天际。

 

 

 

 

——看来也不是什么都没做。

 

绿谷赶紧扶着墙站起来,隐约觉得自己的视角好像比往常高了许多。也没管那么多,总之先去找同班同学检查他们有没有人出问题……

 

结果刚抬头就看见“自己”正站在面前一脸诧异地看着“他”。

 

 

……

 

 

 

“所以,有人能解释一下现在是什么情况吗?”“切岛”严肃地抱着双臂,推了推空气眼镜,绿谷分析他怕不是和饭田交换了灵魂。可是“饭田”那边一直在照镜子,里面的灵魂显然是对这幅不太英俊的身子有十分的不满。

 

“眼下这种情况,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大家的灵魂被打乱了,不知道这次死柄木的真实目的是什么,但是不能大意,万一对方趁乱再来袭击,我们还没有适应被交换的身体的个性……”“绿谷”本来是在很小声的自言自语,结果教室里突然安静下来。

 

随后结果迎来的是一圈爆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虽然不知道你里面是谁,但是顶着爆豪的脸说出这么认真的话真的好违和啊……”

 

“哈哈哈哈哈我的天,爆豪你别这样说话我都不习惯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会吼人的爆豪赶紧回来吧……”

 

这种时候还是饭田比较冷静,他让大家安静下来,把自己本来是谁的名字写在纸上最好挂在胸前,至少别带来不必要的尴尬和麻烦。后来“校长”在广播里解释说这个人的「个性」24小时以后就会换回来,让大家镇定,不要慌乱。

 

确认了一圈后,大家互相看着对方胸前的牌子。

 

爆豪胸前挂着“绿谷出久”。

 

绿谷胸前挂着“轰焦冻”。

 

轰胸前挂着“爆豪胜己”。

 

……

 

教室里死一般的沉默。

 

“嘛……总而言之,现在也是最好的情况,毕竟没有女孩子和男孩子互换身体的情况嘛……”挂着八百万牌子的“叶隐”出来打破沉默。

 

“谁说没有!!!!”上鸣大吼,揪起“耳郎响香”的衣领,“你小子把我的身体还给我!!!”

 

“啊哈哈哈……就即使你这么说我也没办法啊哈哈哈……”“耳郎”把头偏到死角里小声嘀咕,“不过还真是平啊……”

 

“给老娘再说一遍!!!!!”“上鸣”手上一股电流把“耳郎”电得仿佛能在她身上看到一个骷髅的图案。

 

“你疯了吗!这可是你的……咳咳……身子啊……”“耳郎”焦黑着身子躺在地上。

 

“上鸣”拍了拍手。

 

“原来小耳郎还有这种性格设定吗……”挂着“蛙吹”牌子的丽日呆呆地用手指戳了戳被电得“半死不活”的“耳郎”。

 

“还好只有耳郎同学和上鸣同学是男女互换,其他都是同性交换吧?”“叶隐”环顾了一下四周,但众人能看到的只有她胸前的牌子在晃来晃去。

 

“哪里好了啊!!!我为什么要和这个二傻子换身体!!”“上鸣”大吼。

 

“就是啊……人家好想和八百万同学交换身体的……”挂着“峰田”的饭田蹲在地上画圈圈。

 

(饭田本体:请不要用我的身体说出这样的话谢谢。)

 

绿谷站出来打圆场,“大家先别吵……问题是今天的课还没开始啊……眼下更该解决的是我们怎么才能换回去……”

 

带着“丽日”牌子的芦户颇为小心地把手搭在绿谷肩上,“还是不要说这种话了,你顶着爆豪这张脸说这种话实在太OOC了。”

 

“你小子不许用我的身体乱做奇怪的事!!!”“轰焦冻”冲过来就是给“爆豪”一拳。

 

“小……小胜……这是你的身子啊……”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绿谷趴在地上捂着脸。

 

挂着“轰焦冻”牌子的“绿谷”看见“自己”揍飞“爆豪”一拳,心里暗爽,在一旁悄咪咪鼓掌,“打得好。”

 

“轰同学,现在不是幸灾乐祸的时候……”八百万扶额。

 

“其实早就想这么干了。”“绿谷”揉拳擦掌。

 

“都上课的时间了,你们在这里做什么???”麦克老师耷拉着眼皮一脸死气沉沉地走进教室。

 

“莫不是相泽老师……”看见这样不正常的“麦克”,饭田低头分析。

 

“啊,是,我和那个家伙也交换身体了。”“麦克”整理了一下讲桌上的书本,“总之,先正常上课吧。大家换好体操服去操场集合。”

 

众人心想,不愧是相泽老师,发生了这么大动静竟还跟个没事儿人似的,学不来学不来。

 

“那其他班级呢?有没有被波及?!”绿谷揉了揉高高肿起的半边脸。

 

“这次应该只是敌联盟的一次‘恶作剧’。”相泽顿了顿,“谁知道死柄木那个神经病脑子里成天都想些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只是下次来恐怕就没那么简单了。”

 

(女更衣室的场合:)

 

(“上鸣出去!!!!”众女生尖叫。)

 

(“我是耳郎啦……这个梗一点都不好玩!!!”)

 

(男更衣室的场合:)

 

(轰焦冻(星星眼):“啊,这就是……绿谷的身体。”低头抚摸胳膊、手指和腹肌。)

 

(“轰同学请不要对我的身体做奇怪的事。”“爆豪”扶额。)

 

(爆豪顶着轰焦冻的脸极不爽得咬牙启齿地看着这俩人,大吼,“绿谷你这家伙不许擅自做出看起来我们关系很好的样子的事情!!!”)

 

(绿谷:……哪有!)

 

(题外话:上鸣哪个更衣室都不能去,被耳郎锁在教室里换衣服)

 

“人齐了吧……”相泽低头看了眼名单,又看了眼眼前的1-A班20个人,“今天体侧还是要继续的。”

 

“啊????可是我们都不适应对方个性啊!!!”八百万站出来说出了这个让大家都连忙点头的事实。

 

“可是教学进度不能后延。”“麦克”低头沉思,“你们以后要走的路还很长,如果这点‘适应力’都没有以后走向社会遇到更危险的事情怎么办?”

 

“太大声了!!!!!!”众人捂着耳朵吐槽,老师你自己还不是没控制好对方个性吗!

 

“所以第一项是一千米长跑,很人性化吧?”

 

哪里人性化了!!?

 

如果放在平时,大家各显其通,灵活运用自己的个性也就能轻轻松松搞出个高分成绩来,只是今天情况太过特殊,他们的灵魂被打乱了,身体不同,个性也不同,这意味着从幼儿园到昨天为止和自己的个性的磨合全都作废了。他们现在每个人都是白纸。

 

“那个……”挂着“饭田”牌子的“切岛”举手,“成绩算谁的?”

 

“当然牌子上挂着谁的名字就算谁的。”相泽看着他,“以防你们作践别人身体不好好跑。”

 

“谁要顶着那个阴阳脸的身体去围着操场跑圈啊!!!”爆豪大怒。

 

“绿谷同学,我会好好替你跑第一的。”轰焦冻一脸坚定地看着“爆豪”。

 

“啊哈哈……即使你这么说也没用啦……还是会算轰同学的成绩的。”绿谷挠了挠后脑勺。

 

轰似是颇为遗憾的低头,“这样啊……不过没关系,我会替绿谷同学好好努力的!”

 

“喂!!你们不许无视我!!!!”爆豪在一边吼着。

 

“不过轰同学,我这幅身体的个性不是那么的好用,需要……”

 

绿谷话还没说完,就被相泽打断,“预备——”

 

“开始——”

 

绿谷就看见“自己”使出个“全覆盖”一眨眼冲出去老远,呆愣在原地,“……”

 

——妈妈,这就是天才吧……

 

“你愣着干什么!!跑啊!!!”爆豪干着急地冲着还在原点的绿谷大喊,“你要是顶着老子的这幅身子拿了个倒数第一我绝对不会原谅你!”

 

——诶!!!小胜说的没错,不是发呆的时候!

 

绿谷蹲在地上做出起跑的姿势,向前就是一个飞奔。小胜的这幅身子不比自己的那般轻盈,但肌肉之间的磨合相当完美,跑出去时总觉得有一股力量在推着自己前进。

 

爆豪看着跑在第一的“绿谷出久”非常不爽,不能让那家伙拿第一,本想右手使出一击爆破增加后坐力,根据力的相互作用让自己冲刺到最前,全然忘了自己现在这具身子是谁的,数道冰锥从手心钻出向身后刺去。

 

“这是哪门子障碍跑啊!!!!”饭田顶着切岛的身子一边马不停蹄地向前冲刺,一边左右躲闪。

 

轰焦冻回头就看见“自己”一脸凶相,满身是被具化成了实体的黑气向自己飞速冲过来,“原来冰冻还能这么用……”

 

——被开发了个性新用法。

 

“你小子给我站住——!!!”爆豪狂奔着,冲到“绿谷”身边,伸出左手就是一计火柱直击他眉心。

 

“你要杀了绿谷吗?!”轰双脚离地灵活地跳起,落地时用手指在地面摩擦尽量缩小移动范围,可还是被巨大的冲击风带出离跑道有点远的距离上。

 

“我才不管那么多——”爆豪咬着牙,“第一只能是我的!”

 

“不好意思,第一是……”轰高高跃起,拳头上酝酿出快要溢出的力量来,臂膀上的血管疯狂收缩膨胀,使出全身力气般砸向爆豪,“是绿谷同学的!”

 

“哈???梦里是他的吧!你个半边脸今天就给我去死吧!!!”

 

“我去……这神仙打架吧……”众人站在原地儿动都不敢动,被他俩霸着跑道打来打去的,左一道火焰,右一剂SMASH的,跑个瓜娃子???

 

绿谷头疼地捂着脸不忍直视,“我看不到看不到看不到……”

 

“停手——————”

 

巨大的分贝要刺穿耳膜一般,众人捂着耳朵一脸痛苦地蹲在地上,正水火交战的俩人也同时落地,显然也忍受不了这样突如其来的超声波攻击。

 

“咳咳”相泽咳了两声,心想回去一定要多含含片,“别人继续跑,爆豪胜己和轰焦冻再加十圈。”

 

“……”

 

“……”

 

……

 

下了课,轰第一时间跑到绿谷跟前道歉,“对不起,让你的身子受苦了。”

 

绿谷倒是完全不在意,笑呵呵的,“没事没事,小胜的性格我是知道的,不打起来的话才让我怀疑那不是小胜啦……”

 

“这么了解他吗?”轰抬起头一脸认真,反倒让绿谷有些措手不及,随后反应过来是自己说话太唐突,连忙转移话题,“绿谷知道这个个性什么时候到时效吗?”

 

绿谷手指摸着下巴,没有头绪地摇头,“不知道……上课前我联系了欧尔麦特,他还没回我消息,我担心他是不是也被卷进来了。”

 

身后。

 

“喂喂,你看‘爆豪’和‘绿谷’,两个人的气氛第一次这么好吧?”丽日对饭田小声道。

 

“谁跟那家伙气氛好了啊???”“轰焦冻”双手插在口袋里,凶神恶煞,走路也痞里痞气,实在颠覆众人平日里对“轰君”的面瘫脸印象。

 

“你离‘我’远点!!”爆豪在楼道里从背后踢了“绿谷”屁股一脚。

 

这一脚猝不及防,对方脸朝地瘫在地上,轰也不生气,拍了拍袖子重新站起来,打量了一下眼前的“自己”,颇为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

 

“你小子有哪里不服吗?!”“轰焦冻”摩拳擦掌,好像随时准备发出下一击。

 

“不是。”

 

“一脸欲言又止的骗谁呢???”

 

“好那我说了。”“绿谷”抬起头,眼神异常严肃——

 

“请你替我好好穿裤子谢谢。”

 

“给我滚蛋!!!!!!!!”

 

……

 

好在今天一天除了体育课就没有其他需要户外运动运用个性的课了。这是幸运,也是不幸。毕竟大家尚且不习惯让校长屈尊降贵亲切亲吻恢复身体机能,也不适应相泽老师左一口“爆豪少年”又一口“绿谷少年”的称呼,更加不适应的是会睡在睡袋里的麦克老师!!!

 

最后还是顶着“恢复女郎”脸的校长先生到班上作出了说明。

 

“情报系统已经查明了你们中招的个性了。”“她”把手背在身后,清了清嗓子,“这个个性的维持时间大概是24小时,也就是说,到明早你们到学校的这个时候差不多就可以恢复了。”

 

“那今晚怎么办啊?”爆豪双手拍桌,有些急躁地站起来。

 

“……”校长沉默,“大家还适应新身体吗?”

 

“不要无视我!!!!”

 

饭田举手,“校长,我们今晚该回自己家还是……这具身体的家啊?”

 

“这个嘛……毕竟算是‘教学事故’,既然你们是在学校出的事情,校方就不能逃避责任……”校长顿了顿,“早在十年前雄英旧校舍是有宿舍的,那里荒废是荒废了,每天还是会有人去清扫的,如果你们不嫌弃……可以今晚暂时住在那里,我们为大家准备洗漱用品和被褥。”

 

对于这个提议,大多数人没什么意见,甚至还有点因祸得福的小兴奋,终于可以有一次略微正常向,不需要在野外打打杀杀的合宿活动了(众人一致地想起了上学期期末被森林合宿支配的恐惧)。

 

针对合宿,有人欢喜有人忧。

 

绿谷拿着手机找了很久才在湖边看到“自己”的背影。

 

“轰同学。”他小跑着过去,坐在“自己”身边,这样的感觉非常诡异,但也很新奇,绿谷一向是个乐观主义者,觉得偶尔有这样奇妙的体验也不错。

 

“绿谷吗?”他看着“爆豪”坐在身边时有那么一瞬间下意识地就要出手了,看到胸前的牌子又赶紧把攥成拳头的手藏在身后。

 

月光灰蒙蒙的,披在两人的身上有种说不出的和谐感。单看这样爆豪胜己和绿谷出久这样和谐地坐在一起的画面确实很少见。

 

“轰同学方便用我的声音给我妈打个电话吗?”绿谷带着几分请求的语气问道。

 

“要报个平安吗?”他回问。

 

“嗯。”绿谷点头,“这个点都没回去,至少也得说明情况……自从上了雄英,经历了那么多奇奇怪怪的事件,搞得她有些神经紧张。”

 

“我都需要说什么?”轰接过电话,拨号前问道。

 

“就说……今天在学校留宿,有训练。”绿谷想了想后回答。

 

“好。”轰拨通了电话,刚响第一声对方就接了,这让他有些措不及防,本来酝酿好的词瞬间忘到了脑后。

 

“小久啊……你终于来电话了,妈妈担心死了,你没事吧?怎么这么晚还不回家呀,饭都要凉了。”

 

面对连珠炮般的问题,让轰焦冻哑然,他求助式地看向绿谷。

 

“我今天不回家吃饭了。”绿谷小声说。

 

“我……我今天不回家吃饭了。”轰模仿道。

 

“怎么了小久,总感觉你今天不太正常……身体不舒服吗?”

 

“我没事,只是普通的加时训练而已。”

 

“喂你们俩在这鬼鬼祟祟地干嘛呢???”

 

绿谷话音刚落,就被身后的声音打乱。他赶过抢过轰手里的电话,“喂?没事没事,只是今晚先不回去了,明天再回家解释!”然后光速按了红色按钮挂了电话。挂了电话后舒了口气地一屁股坐回地上。

 

“吓死我了……”

 

“怕什么。”轰伸出手,安抚着绿谷的手背,“又没做坏事。”他倒是很自然,回头看着站在身后的爆豪。

 

但落在别人眼里就显得格外诡异,绿谷会用这样温柔地眼神看着爆豪???

 

实际上,从绿谷找到轰的那一刻,1-A班的其他人就已经各自在草丛里找到了完美的藏匿点,唯恐天不乱地做起安静的吃瓜群众。

 

众人仿佛能看到“绿谷”和“轰”四目相对时激烈的电流碰撞时迸出火花。

 

“平时的轰君才不会这样看绿谷呢!”丽日默默咬了口带来的巧克力棒。

 

“平时他什么眼神?”芦户从她手里抽了一根,也悠哉地嚼了起来。

 

“就……嗯……”她想了想,“宠溺的眼神????”

 

“咳咳咳……”这句呛得八百万差点咳了出来。

 

“你这个阴阳脸成天围着绿谷阴魂不散的,怀什么鬼胎呢?!”爆豪早就想这么问了,最近绿谷和轰走得太近了,平时去其他上课的教室时两人并肩走也就算了,打水时也一起出门实在太夸张了吧???

 

“你现在顶着这张脸说这种话可没有一点说服力。”轰站了起来,不气不恼,脸上没有什么波动。

 

爆豪攥起拳头,就看不惯这张雀斑脸一脸不符合他性格的性冷淡的样子。

 

“就只是普通的关系好啦……”绿谷傻笑着摆了摆手,“轰君怎么可能有什么目的……”

 

一柄圆月三人影,一时间气氛僵持不下。

 

“他怎么可能没目的!”

 

“我当然有目的。”

 

两人同时说出来时,绿谷被吓得手机都没拿稳。

 

“我就知道。”爆豪眯起眼睛,右手开始冒寒气。别人都还适应不过来新个性,轰和他倒是运用地灵活四现,仿佛本来就是他们自己的一样,这就是天才吧。绿谷再次默默感叹自己和人家的差距。

 

“我的目的,就是绿谷出久。”

 

草丛里“巧克力棒三人组”不约而同地手一抖,嚼了一半的小饼干默契地掉了一地。

 

——诶……

 

——诶??????

 

“不是……”绿谷僵硬地把头转向轰,像一个没上油的机器人,“轰同学……不是那个意思……吧?”

 

“怎么不是。”

 

绿谷就看见“自己”朝着自己,眼下这种情况震惊归震惊,但是看着自己的脸果然完全正经不起来。

 

“你这小子。”爆豪咬牙切齿。

 

“绿谷,什么是‘攻’什么是‘受’啊?”完全无视掉一旁火气快要烧了林子的爆豪,轰歪着脑袋突然问他。

 

“诶???”平时轰君脑回路跳跃一点也就算了,怎么今天他完全理解不了啊!!绿谷的眼睛里黑线转着圈圈,快要晕厥了。

 

“喏。”轰掏出手机,指给绿谷看,“你看班群。”

 

【群名:1-A今天中午吃什么?】

 

[轻灵](蛙吹):“小绿谷这样看起来非常攻气了。”

 

[酸液](丽日):“别忘里面是轰焦冻啊!!!本体还是改变不了作为弱气受的事实。”

 

[硬气钢铁](饭田):“为什么我听不懂你们在说什么?”

 

[透明](八百万):“我也听不懂……”

 

[放电男](耳郎):“像饭田这样的钢铁直男当然听不懂啦哈哈哈……”

 

[透明](八百万):“果然还是觉得上鸣同学参与这样的话题显得很奇怪。”

 

[白痴脸](耳郎):“不要吐槽我啦!!”

 

[耳机](上鸣):“不要随便改我的群昵称!!!!”

 

[轻灵](蛙吹):“小爆豪在轰君身体里的样子太不和谐了。”

 

[呱](芦户):“终于没人歪楼了吗!!!题外话一句,这样的爆豪也很攻!!!”

 

[创造者](叶隐):“我……我有点想站CP了……!”

 

[呱](芦户):“那我要投轰同学一票。”

 

[轻灵](蛙吹):“+1”

 

[白痴脸](耳郎):“+英雄编号”

 

……

 

[硬气钢铁](饭田):“所以真的没人解释一下攻是什么受是什么吗?”

 

[呱](芦户):“[坏笑]你猜。”

 

……

 

记录就到这里。

 

绿谷心说你问我我也不知道啊!!!我也是他们口里的“钢铁直男”啊!!!(摔)

 

“你俩鬼鬼祟祟地看什么呢?!”爆豪一把夺过“绿谷”手里的手机,幽幽的屏幕亮光映出他相当不温和的表情,显得比平时更加恐怖。

 

 

 

 

“今天——”

 

“一个都别想走!!!!”

 

“轰焦冻”的声音响彻云霄,惊起几只林间鸟。

 

 

 

 

【完】

(为了方便理解聊天记录,把群名后面备注上了本体名字)

 

↓↓↓

 

 

 

 

 

 

 

 

第二日早晨。

 

“虽然不知道你们发生了什么……”相泽老师清了清嗓子,“总之大家的身体终于换回来了,可喜可贺。”

 

台下一众全身灰锵锵,无一幸免,校服比平时去过USJ后的还脏。

 

不过随便想想也能知道。

 

他叹了口气。

 

班里只有三个人完好无损。

 

不是他们的锅,谁的锅?!

 

“轰焦冻、爆豪胜己、绿谷出久出去罚站!其他同学正常上课。”

 

“诶????怎么还有我!”绿谷吓得一机灵。

 

评论 ( 23 )
热度 ( 3402 )

© 暴走系金丝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