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走系金丝雀

夏日里负责睡睡觉喝喝奶茶的1只🐦
【咬一口甜甜册⭐】

[胜出]想吃掉你的心脏(26)

*某天,爆豪胜己突然发现自己竟然能在触摸废久时听到他的心声,而且只能听到废久的。

(双向暗恋,原著向雄英二年级背景)

 

*安定地为《棉花糖》卑微营业1下:点我收获橙绿浪漫爱情故事

 

 

 

听完小胜的解释,绿谷如同被雷劈了一般僵在原地。

 

他嘴唇轻颤,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又或者该从哪里说起。绿谷就是以这样一副呆呆傻傻的状态,尚且老老实实端端正正地坐在爆豪胜己的腿上。也顾不得自己是否衣冠不整,又是否只穿了条内裤,此刻他的脑子就像齿轮生了锈,令他卡在原地动弹不得。

 

「小胜他说他……可以听到我的心声。」

 

绿谷的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爆豪,眼神似乎有些陌生,这让他心中生出些微妙的酸楚。是的,爆豪现在依然可以听到废久在想些什么——只要他的手暂且还握着那盏藏在浴衣底下,劲瘦而有力的腰。

 

“这件事我瞒着你在先,的确是我不对。”他依旧抱着废久,捏着对方腰的手甚至更加用力。他也不知道自己在紧张什么,又或是在害怕什么,毕竟承认错误都是需要勇气的,而爆豪缺乏的,恰恰就是这样的勇气——尤其当他面对的人是绿谷出久。他实在是瞒了这个书呆子太久,也占尽了各种便宜,现在回想起来还挺气人的,反正如果是废久瞒着自己,自己可能会被气疯。

 

“但是废久,你必须相信我,我这么做,绝不是出于恶意。”爆豪握在绿谷腰间的手心逐渐渗出湿而热的手汗,粘腻之余还有些扎人,刺挠得绿谷有些坐不住。只见他微微皱起眉,动了动身子,爆豪以为他要走,原本还有些失落,可没想到的是,他依旧乖乖地继续伏在自己身上。

 

「很少见到这样在自己面前有些失态的小胜。也很少听他用这样的语气对自己说话。原来这就是他向别人乞求原谅时的口吻吗——还是第一次见,真的很新奇。」

 

爆豪看着面前的废久忽然耷拉下眼皮,眼神在左右两边逡巡,却说什么也不再落在自己身上。

 

「像我这样想的这些,小胜现在是不是都可以听到?」

 

这句话回荡在爆豪的脑海里时,不知为什么,他忽然有些心虚,额头鬓角也冒出些冷汗来,思来想去,还是吞咽了一口地答道:“嗯,可以。”

 

本以为他说完这句话,绿谷会马上离开,可是他并没有,反而抬起头,挪着屁股地又往爆豪腿根上坐了坐。披在他身上的那件浴衣依旧半脱不脱地挂在肩胛骨以下将近两厘米的位置上,绿谷抓着他胸前衣物的手用了些力,像是做了半天心理斗争,才开口问他:“什么时候开始的?”

 

“什么‘什么时候’?”爆豪有些没听明白他这句没有主语的话。

 

“还能是什么,”绿谷抬起头时,爆豪才发现那张平时总是笑呵呵的脸上此刻正罕见地皱着眉,“当然是问你从什么时候开始,能通过皮肤接触然后听到我的心声的。”

 

爆豪盯着他的眼睛看了一会儿,微微眯起眼。他的角度正好背着月光,那双眸子里的瞳色才更加明显。此时那对鸽子血洗过一般的眼珠,映在绿谷的眼里,令爆豪胜己像极了一匹藏在灌木丛中伺机而动,准备一举攻下猎物的野狼。

 

谁知爆豪并没有就事论事地回答他这个问题,而是相当若无其事地反问他:“我瞒着你,你生气了吗?”

 

“我生气了吗?”绿谷看着他,忽然觉得这个问题有些好笑,好笑到他的眉头都没来得及解开,就忍不住地笑了出来,“小胜的事情不是从来都不告诉我吗?我习惯了而已,有什么可生气的。”

 

爆豪听得满头雾水,“还有哪件事没告诉你?”

 

“刚才不是还说了国中时那个布玩偶的事吗?”绿谷看着他,渐渐敛起笑意。

 

“那件事都过去四年了,”爆豪有些变扭地把眼神别开,声音越来越小,“反复提它干嘛,玩偶又不是没赔给你。”

 

“我本来打算再晚些问小胜的,”绿谷眼神一动不动地落在他嘴唇上,心里想的和嘴上讲的,有些相向而行,“其实我原本都把这件事忘得一干二净了,还是今天凯米的个性让我又重新经历了一遍当时发生的事,所以才想起来问你……”

 

“你说什么?!”爆豪匆匆忙忙打断了他这句话,像是想起什么般地直了直身子,握住在绿谷腰间的手也更加用力,捏得他有点疼,咬着牙根硬是没叫出来。

 

“怎、怎么了吗?”绿谷故意问他,还有些期待地看着他。

 

谁知爆豪立即意识到自己的失态,随后轻咳了一声,松开手,撑在身侧,镇泰自若得反而有些刻意,“没、没什么!你想说什么就接着说,别他妈……婆婆妈妈的。”

 

听到他这么说,绿谷大概明白了什么,于是把刚刚准备脱口而出有关“接吻”的事,再一次咽回了肚子里,“多亏凯米的个性我才回忆起之前的事,当时……我从小胜家回去以后发了高烧,连烧了几天,有些发烧前的事,和在小胜家发生的事,都不记得了。”

 

说到这里,绿谷故意顿了顿,试探地看着爆豪,谁知对方果真像是松了口气,这个反应让他有些失落。不过绿谷很快便整理好情绪,继续说道:“更何况,要不是今天问到你,我可能一辈子都不知道小胜后来还偷偷跑去帮我找玩偶的事。”

 

爆豪先是愣了愣,随后有些不屑地撇了撇嘴,“这又不是什么大事,你这种郑重其事的反应不是有点夸张了?”

 

“不夸张啊?这怎么能叫‘不是大事’?!”绿谷的语气瞬间有些激进,听起来像是被这句无意间的话勾起怒火,“从小就是这样,小胜总以为自己高高在上,把每个人看得清清楚楚,你以为你是谁,你会读心吗?能不能不要把自己在别人心中的地位预估太低,我想把小胜对我的所有的好都记在心里不行吗?”

 

“弄丢了我的玩偶,又偷偷去帮我找了回来。找回来后还藏在家里,瞒着不告诉我……对小胜来说缺那一个用到破烂的布娃娃吗?显然不是——可你为什么还要把它悄悄找回来?”绿谷握着爆豪前襟的手更加用力,甚至把他整个人往自己的方向扯了扯,这是他第一次与小胜近距离、面对面对峙,还占了上风。

 

没想到一个玩偶能把绿谷搞出这么多情绪,现在反而是爆豪有些懵。他被绿谷抓着衣服,整个上半身不得不往废久眼前靠一靠。绿谷死死盯着他的眼睛,近距离观察时,爆豪才注意到他的鼻头有点红,眼眶也有些红,听他说下一句话时,声音还有些颤抖。

 

“我所有的事情都一五一十地告诉小胜,就连Onefor all这样机密的事情我也觉得不能即使连我妈也不能说,却唯独不能瞒着你,因为你一直都在意着关注着我的个性和我想当英雄这件事……”绿谷的语气很平静,和刚才形成了强烈反差,“一直以来,我都把小胜当成强有力的竞争对手,也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拥有同一个梦想同一个志向,所以我觉得无论遇上什么事,只有你能理解我。”

 

爆豪张了张口,总觉得自己该说些什么,却又不知道该从何说起,只好静静听着废久继续往下说。绿谷依旧光着身子依偎在他怀里,刚才说话有点激动,肩头宽大的浴衣还往下滑了滑,奶白色的肩头彻底露了出来,只是此刻,他们两个却谁也没因此生出一丁点旖旎的心思来。

 

“可小胜身上发生了这样的事,却一直瞒着我……”

 

绿谷语气轻飘飘的,听上去让人忍不住心疼,“察觉出小胜的行为与平时不同时,我还胡乱担心,半夜跑去你屋里问你是不是得了‘皮肤饥渴症’……说句实话,你是不是觉得那个时候的我,挺好笑的?”

 

他的视线又重新落回爆豪的脸上,抓着小胜衣襟的那双手反而松了松,“你当时……是不是还在心里偷偷看我笑话,觉得我挺白痴的——像‘皮肤饥渴症’这样的病居然也能脑补出来,还安在你身上。”

 

“我……”爆豪还没说完,却又被绿谷截断。

 

“那是不是之前我想的什么,你都听到了?”绿谷问他,“比如我送你手链的那天晚上?”

 

原本他还准备说些什么,可此刻废久又问他这些,爆豪顿了顿,只得无奈地点了点头。

 

“比如在你屋里帮你治病,你从背后抱着我的时候?”

 

爆豪点了点头。

 

“比如昨天在公交车上我们两个挤在一起的时候?”绿谷的眼神此时此刻已有些不知所措,他在慌张在害羞,也还有些爆豪胜己这辈子都不想在他眼里看到的几许失望。

 

可他依旧点了点头。此时此刻,爆豪才万分后悔这么晚和绿谷坦白这件事,不然他也就不会落得这么个被对方审问的被动境地。

 

“那……”绿谷的尾音带着点颤抖,“在浴池的那天晚上是不是也……”

 

爆豪继续点头,“就是因为听到了所以……后面的事,你也就知道了。”

 

绿谷重新看向他,情绪似乎有些低落,垂着眼看了看两人身体接触的地方,又仰起头看着月亮眨了眨眼。爆豪发现他的眼睛里亮晶晶的,这样眨一眨,似乎能把什么东西咽回去。他深吸了一口气,又长叹了一口气,这副模样仿佛被什么吵得心神不宁的绿谷出久,爆豪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见。

 

他伸手,把绿谷的衣服往上拉了拉,提到他肩上,“刚才把你腰带扯掉了,不好意思。”

 

这样一声道歉,在眼前的场合显得格外突兀。绿谷丢给他一个有些诡异的眼神,才把身上的衣服裹了裹,却始终没从爆豪的身上下去。也可能是被气傻了,没反应过来自己此时此刻还坐在他身上,爆豪这样想到。

 

“你刚才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小胜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这样的?”绿谷缓缓问道。

 

一反刚才,宛如什么也没发生过的平静语气,令爆豪有些诧异。

 

但其实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这家伙总是可以很快地调整好自己的情绪,任何事都能做到绝对理性看待,这反而正是令他最火大的一点。此时此刻,爆豪胜己其实很想抓着绿谷的衣领,把他提到自己面前,大声吼废久说——任何和老子有关的事,你可以不理智,你可以放下好学生的架子,可以撕破笑脸,任性地大骂一场、吵上一架——和他在一起,为什么和对上外人时是同一副模样?为什么还要把情绪全憋在心里?

 

爆豪想了想,却还是忍住了,没好气地回答他:“从开学不久的那场P to P对抗赛开始,当时比赛快结束时,我不是把你擒住了吗……”

 

“啊,怪不得!”绿谷像是想起什么似的,手指摩挲着下巴,皱起眉,“当时你都快要赢了,最后因为走神被我反杀……突然可以通过触碰……而听到我的心声……小胜你是不是中了什么个性?有没有去找过治疗女郎?”

 

看着废久和刚才情绪大相径庭,此时此刻反而还关心起自己,爆豪忍不住皱起眉,“去找过治疗女郎,她说已经在帮我查这件事的源头了,应该不久之后就会有一个合理的结果。”

 

“这样就好……”绿谷似乎真心实意地在替他担心,还松了口气,随后才反应过来似的,试探地问他,“所以……‘皮肤饥渴症’……是假的?”

 

“老子从来没承认有过这种事,一直都是你在一厢情愿地‘以为’罢了。”爆豪的语气听上去逐渐转冷,可绿谷就仿佛没察觉出他的情绪变化,还庆幸般地舒了口气,感叹“还好小胜没得这种奇怪的病,不然完全没有着手治疗的方向”。

 

静静听他说完,爆豪抬起原本撑在地板上的两只手,一把抓过他的肩膀,“你刚才,不是还在生气我瞒着你这件事吗?”

 

谁知绿谷朝他眨了眨眼,“我……没生气啊?”

 

“你为什么不生气?为什么不发火?”爆豪瞪着他,捏着他肩膀的手越来越用力,“骗子。你刚才明明就想骂老子的对不对,为什么忍住了?”

 

“我……我真没有……”绿谷朝他刻意挤出一道自认为和善的笑容,“刚才……我确实可能情绪有些激动,但是没关系小胜,我立即发现自己不该这样的。你是我的朋友,我没任何立场和权利知道关于你的私事。不过你利用这个偷听我心声这点,我确实有点生气啦。小胜放心,现在我完全不生你的气了……还有小胜你力气好大,抓痛我了!”

 

听着废久有些吃痛的叫喊,爆豪却完全没任何反应,握着他肩膀的手用力得甚至有些指甲泛白,那双血红色的鹰眸里闪烁着狠厉的光。他一直保持着沉默,看得绿谷有些慌,两手反握住爆豪的胳膊,试图把他推开,却无济于事。他只好不知所措地握着他的胳膊,轻声问道:“小胜你……到底怎么了?怎么我不朝你发火,你还生气了?”

 

“你这人到底他妈的怎么回事?!你还是不是人,是正常人的话,你这种时候应该生气的,还需要老子教你吗?”爆豪几乎是咬着牙根,挤出来的这句,“现在老子命令你生气,命令你发火——你要是什么都不说,什么反应也没有——那在你眼里,老子和其他人到底有什么区别?!”

 

他越说情绪越激动,到后面时,已经完全用了吼的。

 

爆豪的吼声太大,以至于把绿谷镇在了原地,半天吐不出一个字,就这么呆呆地看着自己面前发疯似的小胜,格外不知所措。

 

“我问你,”爆豪重新正视着他,甚至眼里还有几分哀求的意味,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看错了,“你刚才说到老子瞒了你很多年的事情时,是不是有点生气了?”

 

绿谷张了张嘴,又阖上了,爆豪鼓励似的看着他,“一点点,也是有的,对吗?”

 

他看着小胜,眼神似乎有些悲悯,随后轻轻地点了点头。爆豪最讨厌废久露出这样的神情,像是在可怜他一样,高高在上,可见他点头,心情又不由得有些好转。

 

“听着废久,”爆豪直视他的眼睛,看起来还有些紧张,捏着他肩膀的手忍不住向前游动了两下,拇指指腹摩挲着他滑腻的脖子,像是在谆谆善诱地给绿谷忠告,“以后关于我的事,你生气就是生气,讨厌就是讨厌,不要像对待其他人一样对待老子,老子不需要。”

 

绿谷的眼神似乎依旧有些迷茫,可他还是半懂不懂地朝着爆豪重重地点了点头。神思清晰些时,钝痛感才迟迟袭向神经末梢。他刚刚已经被小胜捏得有些麻的肩膀,此刻才吃足后劲般地吐出痛意,不过绿谷没有说,只是小音量地倒吸了口凉气。

 

「小胜捏得我好疼。」

 

爆豪原本摩挲着绿谷脖子的指腹顿了顿,立即有些不好意思地松了手,却也没道歉,只是收回手的动作有些僵硬,又显得格外刻意。他为了不让废久多想,还伸手抓了抓后脑。可惜绿谷长着一颗七巧玲珑心,又怎么猜不出小胜为什么偏在这时把手收回,“我刚才想的什么……你是不是……又听到了?”

 

绿谷问得这么直白,让爆豪有点不适应,却还是老实承认,“啊,对,是听到了。”

 

对面的少年犹豫了一会儿,又接着问道:“所以之前……无论是给你治那个病时,还是在浴室里抱、抱在一起时……还是昨天在回来的公交车上……是不是我想的什么,你都能听到?”

 

爆豪看着他,深吸了一口气,又缓缓吐出,“既然决定告诉你,那也没什么隐瞒了。之前你心里偷偷想的那些,我全都听到了,一字不差的那种。”

 

这番格外坦诚的话,惹得绿谷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涨红,连脖子都跟着一起染了些颜色,月光下格外明显。

 

“我……没想什么不好的事,或者……不好的话……吧?”绿谷反而像那个做了错事的一方,孩子气地半低着头,又悄悄抬眼看他,似乎不想错过小胜任何一个表情。

 

这话重新点燃了爆豪的捉弄心,他两手一把揽住绿谷的腰,用力一搂,把他整个人都挤得往前坐了坐,瞬间两人贴得更近,呼出的热气似乎都喷吐在对方的嘴唇上。爆豪板着脸,眼底却含着笑地瞧他,“那你好好回忆回忆,有没有在我的脑子里说过什么不得了的台词。”

 

“我……没有吧?”绿谷朝他“嘿嘿嘿”地傻笑了一声,“而且也不是我想把心声传到你脑子里的啊,是小胜你非要碰我的……想不听的话,那就不碰我,拒绝我不就没事了吗……”

 

“对了小胜,当时我问你是不是得了‘皮肤饥渴症’时,你为什么没有拒绝我啊?”

 

爆豪看着他,伸手把他额前的头发捋到脑后、耳后,露出一整张白皙却又泛着桃红的脸,拇指摩挲着他脸上小雀斑,款款说道:“因为好玩,有趣。你当时和我说那句话时,表情慌里慌张神秘兮兮的,挺有意思的,就没否认。可你不要误会,老子当时也没承认。”

 

“强词夺理。”绿谷用力摇了摇脑袋,把原本捧着自己脸的手甩掉,“不早了,我要回屋睡觉。”

 

“你和谁一屋?”爆豪问道。

 

绿谷掰出手指数,“轰、饭田、常暗。怎么了?”

 

“又是那个阴阳脸……”爆豪小声嘟囔了一句。

 

“嗯?你说什么?”绿谷没听清。

 

“你别管了!”爆豪摆了摆手,“不是要睡觉去了吗,那就赶紧从老子身上站起来啊?老子腿都麻了,你还坐上瘾了……”

 

被这么一说,绿谷脸皮薄,原本才刚消减些热度的脸,现在又重新烧了上来,马上扶着地板,从地上站了起来。站起来时,他本就穿不习惯木屐,又因为有些急切,没能保持好平衡,在他险些摔倒时,爆豪急忙朝他伸了手,示意他扶一下自己。

 

没想到的是,绿谷磕磕绊绊地被木屐和浴衣绊倒在地,膝盖磕得通红一片,也不肯去碰小胜伸向他的手。

 

“你傻的吗,老子都去抓你了你还能摔倒?”爆豪慌慌张张站起身,正准备过去搀扶他时,却没想到被绿谷抬起的手给搪塞掉了。

 

“那个……小胜……”绿谷衣冠不整地跪坐在地上,抬起头,看着身影遮住了大半月光的小胜,“鉴于你的这个‘特殊情况’……”

 

听他说到这,爆豪心里咯噔一声,连呼吸都有些不顺畅。

 

“以后……嗯……也不是……不该这么说……”绿谷念念叨叨地纠结了一下措辞,随后朝他一脸笑意灿烂地说出格外伤人的话。

 

“小胜暂时还是不要碰我了。”

 

 

 

【待续】

感谢打赏上一章的 @nyc123  @巧月初一  @夜长  @小汪先生 几位小天使!!

评论 ( 121 )
热度 ( 1959 )

© 暴走系金丝雀 | Powered by LOFTER